泸州人论坛

搜索
查看: 250|回复: 0

[警讯通报] 开豪车住别墅还自称穷光蛋 川豫联手治泸县“老赖”

[复制链接]

88

主题

105

帖子

46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63
发表于 1-30 14: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现在是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只有把我先放出去,才能借钱慢慢还债。”1月18日,泸县公安局拘留所内,开着百万豪车、住着上千平米大别墅的泸县石龙房地产开发公司法定代表人王道全,在警方召集的还款调解中,全然一副“死赖”到底、公开挑战法律权威的态度。
2018013009372793.jpg
泸县法院的法官在河南取证
  1月25日,泸县法院执行局干警远赴河南,查清王道全在河南的债权,并扣押其480万元未结工程款。记者随执行干警的脚步前往河南,见证了这场川豫联手惩“老赖”的全过程。
  高利引诱 农妇被骗得倾家荡产

  2014年7月,老实巴交的54岁农村妇女钟某经表哥引荐,认识了当时正在贵州承包建筑工程的王道全。王道全在钟某面前一阵吹嘘,并抛出每月7分高利的诱惑,引诱钟某借款给他。思想单纯的钟某对开着价值上百万元的路虎揽胜车、在泸县福集镇光明街住着上千平米别墅的王道全深信不疑,将自家居住的唯一一套住房抵押给银行,贷得35万元,又从亲朋好友处借款,凑齐135万元借给王道全。双方约定,借款期半年。
2018013009363898.jpg

2018013009363810.jpg
王道全位于泸县光明的上千平米的大别墅
  对仅一面之交的王道全,钟某为何深信不疑,不惜债台高筑也要孤注一掷?原来,钟某的丈夫黄某身患癌症,她本想从王道全处赚点短期高息为丈夫治病。不料,王道全在付了首月利息后,便以各种借口既不还本也不付息。“更过分的是,王道全说他打官司急需诉讼费,又先后两次向我借了14万元。”说及现状,钟某几乎崩溃:“房子没了无家可归,身患癌症的丈夫只能躺着等死,债主成天向我讨债,我真想一死了之。”

  2016年2月,走投无路的钟某将王道全夫妇和泸县石龙房地产公司告上法庭。在泸县法院的主持下,双方达成调解协议:王道全同意归还149万元本金,并按法律许可的利息,支付钟某本息共计260余万元,并列出还款时间表。
  百次追债 讨来一把空头“承诺”

  按调解协议约定,王道全应在4个月内首付钟某150万元。然而,时至今日,王道全仅分两次给了钟某6000元。“这6000元,都是我老公快不行了王道全才给的续命钱。”面对王道全的万般抵赖,泸县法院将其列入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

  据钟某介绍,两年来,她先后上百次前往王道全承包工程的贵州、河南、广西三省(区),以及王道全的家中上门讨债,一分钱未讨回,只收到一份接一份的还款承诺书。如今,被钟某追债追烦了的王道全连法院电话也不接了,甚至将钟某拉入了手机黑名单。在河南许昌王道全的工地,上门追债的钟某发现,王道全开着的那辆路虎车突然变成了河南牌照,户主也变成了其他人。
2018013009423088.jpg
王道全在河南的在建工地
  2017年12月29日,王道全从河南秘密回到泸县。钟某的朋友用一个自贡手机号以工程合作为名将王道全约了出来。面对钟某等一帮债主,王道全不惜以“死儿绝女”来发誓,并写下第七份还款承诺书,承诺于2018年1月7日到河南收款还钱。不料,第二天王道全就关闭了手机,音讯全无,钟某再次被骗。

  1月17日,钟某的朋友收到知情人短信:王道全带着一笔现金,提前从河南回泸县老家过年了。钟某立即带上一帮朋友直奔王道全的大别墅。“我真的没钱,我保证,等河南工程序款结算后立即还钱给你。”已上当受骗无数次的钟某,再也不信王道全的赌咒发誓之词,立即报警并通知了泸县法院。

  很快,警察赶到王家,将王道全带至泸县拘留所。泸县法院当即作出决定,以“拒不如实申报财产”对王道全先期进行司法拘留15天。
  警方调解 分文不出“死赖”到底

  1月18日,按照泸县法院与公安达成的化解社会矛盾纠纷机制,泸县警方主持矛盾调解,记者亲眼目睹了王道全的“老赖”嘴脸。

  在泸县公安局拘留所会议室,王道全对钟某提出的“先行支付100万元现金,其余160万元列出还款时间表并找第三人担保”的调解底线,当即表态:“我现在是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名下也无任何资产。河南那辆路虎车,是别人名下的;光明街老家的大房子,是儿子的名字。我今天找来一个朋友帮我担保50万元,春节前5天还你20万元,三月份再还30万元,其余的210万元等我找到钱后慢慢还。”“你分文未带,你拿什么来担保?”钟某向帮王道全担保的朋友发问,担保者直言:“我确实无钱,也无资产替王道全担保,我来担保的目的就是让你们放他出去找钱还债,我负责替你们催促他在约定时间内还50万元。如果他还不上,我也没办法。”“你们只有先把我放出去,我才能争取凑足这50万元担保款。”王道全说:“要现钱,分文没有;不放我出去也行,大不了把这15天坐满。”

  面对王道全一脸“死赖”到底的态度,调解警官表明态度:“按照人民调解约定俗成的规矩,债务方至少应先行拿出一半的现金,调解方可进行。王道全与担保方,一分钱没有,根本就没有调解的诚意,警方主持的调解到此结束。”
  川豫联手 跨省执行初战告捷

  据王道全向泸县法院执行局交代,他所承包的河南许昌在建工程,尚有900余万元工程尾款未结算。对此,泸县法院院长谢杰指示执行局局长廖斌:本案执行可分两步走。先查封王道全居住在光明街的房产;再转战河南,查清许昌工程与王道全是什么样的法律关系后,请求许昌方面支持,争取将王道全未结算的900余万元工程款执行到位,给当事人一个交代。

  1月24日晚,记者随泸县法院执行局法官连夜赶到河南许昌。1月25日一早,执行法官找到王道全在河南禹州的承建工地,并从相邻工地承建单位留守人员处得知:王道全是以泸州川南建司的名义,从禹州市威科特纺织机械开发公司手中承包禹州2014年公租房项目1、3、5号楼建筑旋工工程。

  1月26日上午9点30分,在禹州警方的协调下,威科特公司一名张姓副总出面,向执行法官介绍了相关情况。2017年6月,王道全以泸州川南建司名义交了300万元保证金,与威科特公司签订承建项目工程合同,但只完成部分地基工程后便停工。同年8月,威科特向川南建司及王道全发出进场施工的通知,告知王道全由于他迟迟不进场施工,单方违约给工程造成一定损失,“900万元只是王道全单方提出的诉求,威科特并不认可。”张副总说。

  就在法官调查取证的过程中,张副总不断接到来自泸州王道全关系网的阻碍执行电话。查清禹州工程与王道全的法律关系后,执行法官排除一切外来干扰,果断向威科特公司发出泸县法院的执行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将王道全未结工程款480万元全部扣押,并要求威特特协公司将该款打到泸县法院账户上。张副总说:“打击‘老赖’全国一盘棋,等出差在外的公司法定代表人回来后,我如实向他汇报,一定全力配合法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