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时代

搜索

[泸州教育] 用手语充当聋哑人的“传声筒” 她坚持了28年

[复制链接]
lilis 发表于 8-6 13:5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提到翻译,我们脑海中会想起外事接待、商务谈判的场景。其实,在我们身边还有一种特殊的翻译——手语翻译。他们是以手语、口语为交流手段,在听力正常的人与聋哑人之间进行交流和服务的传译人员。泸州市民贺子芮就是其中的一员,1990年,高中毕业的她开始接触手语翻译,到现在已经28年了。

28年坚守在无声世界 用手语表达心声

近日,记者在泸州市特殊教育学校排练大厅见到了贺子芮,她正在帮助即将参加四川省残疾人运动会柔力球项目的聋哑孩子们做手语翻译。排练厅里,教练脚踏木地板发出“嘭、嘭、嘭”的节奏声,贺子芮跟着教练身后,手指上下翻飞,发出只有聋哑人才能听懂的“声音”。贺子芮配合着教练的节拍比划着,学生们跟随着手势舞动。

1533518070427.jpg

贺子芮(右一)在排练厅指导学生练习

在贺子芮眼中,手语是最美丽的语言:“每一个表情、动作、频率、力度都传达出不一样的信息,而且在无声世界里一个意思可能就有两三种表达方式。它是灵动的舞蹈,想象的诗篇,让人感受到另一个神秘的世界。”

贺子芮告诉记者,1990年高中毕业后,她参加了两次残联组织的聋儿康复中心语训老师培训,之后在泸州市设立的聋儿康复中心任教,做手语翻译。后来被分配到残联下属的泸州活塞总厂,从事文秘和残疾人培训工作。2008年贺子芮离开原单位去一家保险公司上班,但帮助聋哑人,她一直在坚持。这次,她是接受残联的邀请,担任柔力球项目聋哑孩子的手语翻译。她说“:好多年没有带聋哑孩子了,帮助他们仿佛是与生俱来的一份责任,很高兴能和孩子们一起加油。”

一场庭审 原告、被告、公诉人、律师的手语翻译都是她

贺子芮做手语翻译近20年,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用手语协助警方办案。

据贺子芮介绍,她协助警方侦破的第一个案件,是南城派出所办理的聋哑人出售假画案。当时,警方和犯罪嫌疑人根本无法沟通。接到警方电话后,贺子芮还有些顾虑,担心这批外地聋哑人会使用地方手语,沟通上会有障碍。后来,她一个人翻译到半夜才结束,在与犯罪嫌疑人进一步的手语对话中,贺子芮帮助警方寻得线索,协助警方顺利破案。

贺子芮用手语翻译破案的事很快就在警方内部传开了。从那以后,城区的派出所遇到与聋哑人有关的案件,总要叫她协助破案,她一干就是十年。在这过程中,贺子芮体会到给予别人帮助是件多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于是更加坚定了要用自己的专长去帮助更多的聋哑人。她先后加入了泸州益生励志协会、司法护航等公益组织。为了帮助聋哑人维护合法权益,她又自学考取了法律本科文凭。

贺子芮说,聋哑人的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仅会一些简单的手语,在涉及聋哑人的案件中,全靠手语翻译与当事人交流。在法庭上,为了确认被告人能否准确知悉提问,并准确表达陈述意见,手语翻译都会一再确认后,再为转达。因此这种特殊庭审比一般的庭审节奏要慢得多。贺子芮讲述了在龙马潭区法院的一次审理经历。案件是两个聋哑人打架导致双方受重伤,一个是泸州本地人,一个是外地人。由于缺少手语翻译,贺子芮同时担任原告、被告、公诉人、律师的手语翻译。

贺子芮向记者介绍,手语是有中国手语和地方手语之分的,中国手语就相当于普通话,地方手语就相当于方言。因为父母都是聋哑人,贺子芮从小就有语言环境,所以对地方手语比较精通。在诉讼案件中,大多数聋哑人使用的是地方手语,导致很多聋哑学校的老师无法做到无障碍沟通,这个时候就需要靠地方手语,才能实现沟通。

聋哑邻居做手术 手术室里都需要她帮忙翻译

对听力障碍者来说,手语翻译是他们与人交往的重要纽带。除了帮助警方进行手语翻译,生活中只要有聋哑人有困难,贺子芮都会尽力去帮助。贺子芮说,很多聋哑人的父母不会手语,所以很多时候家人都不能给予实质上的帮助。“从小,我和父母只能靠手势和眼神交流。”贺子芮说,受家庭环境的影响,她从小就有一个愿望,希望帮助聋哑人,充当他们的“传声筒”。“

由于上医院看病讲不清自己的病情,又听不见医嘱,许多听障人士生病基本处于小病忍、大病扛的状态”。邻居周庆的妈妈是一位聋哑人,也是贺子芮父母的工友。有段时间老人家一直腹部不适,而看病涉及很多专业用语和细微感受,转述稍有差错就可能影响医生的诊断。从检查到输液、做手术,贺子芮全程都陪着翻译,做手术时贺子芮还跟进了手术室。“因为手术过程中医生要让病人做指定动作,比如放松、呼气、吸气,我必须跟着,我不帮忙医生就没办法手术。”

家庭曾是她自卑的原因 现在成了她力量的源泉

贺子芮告诉记者,其实小时候的自己也是自卑的,小时候因父母无法照顾,她和奶奶一起生活,看到别的伙伴和父母欢声笑语,她也曾伤心为什么自己的父母不健全。后来才体会到父母的勤劳善良把他们姐弟拉扯大,并给予她这个无声的语言环境,使她走上了手语翻译这条路。

“长大后接触到更多的残疾人,发现比自己苦的人还很多。看到别人的疾苦,再去帮助他们的过程其实是一种自我疗愈的过程,我能从他们身上找到力量,觉得自己变强大了。”贺子芮笑着说。在她的脸上已经完全看不到童年带来的阴影和自卑了,取而代之的是温暖和坚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