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时代

搜索

[警讯通报] 42年了终“相见” 两名泸州籍烈士的亲属赴新疆祭拜亲人

[复制链接]
云中鸟 发表于 8-9 10:3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8月6日中午,新疆和静县烈士陵园内,在泸州古蔺籍烈士闫国光、张仁强墓前,来自古蔺的亲人眼含热泪,伫立良久,拜了又拜,跪了又跪,献上鲜花、点燃蜡烛……42年后,在两地政府的大力帮助下,家乡的亲人们第一次千里迢迢而来,祭扫忠骨已埋他乡的烈士英魂。

42年后 家人与烈士在新疆“团聚”

8月6日,古蔺县白泥乡菜板村的闫国辉和鱼化乡三合村的张仁学及家人,在县民政局党组成员李政的带领下,专程来到新疆和静县烈士陵园,祭奠与他们离别了42年的亲人。

闫国辉说:“42年前,家里把弟弟送去当兵后,他就再也没回家,我太对不起他了!”张仁学说:“这次能来新疆给弟弟扫一次墓,弥补了我几十年来的遗憾。”

1533776707153.jpg

远赴新疆的烈士亲属在新疆和静县烈士陵园英雄纪念碑前合影

当天中午12时许,新疆和静县烈士陵园内,张仁学和闫国辉分别找到了自己亲人的坟墓。在泸州古蔺籍烈士张仁强墓前,弟弟张仁学伫立良久,一声“二哥,我来看你了!”唤出了42年来的思念。张仁学说:“知道了二哥葬在哪儿,以后终于可以过来祭拜了,不过更希望能在政府的帮助下,带二哥回家。”

看到弟弟闫国光的墓碑,68岁的闫国辉热泪盈眶,悲怆地喊一声:“兄弟,哥哥对不起你!”仿佛要把42年来的思念和愧疚向长眠地下的弟弟倾诉。和闫国辉一起来的,还有他的三弟和四妹。闫国辉告诉川江都市报记者,这一天他们已经等待了40年。自从得知弟弟在新疆牺牲后,一家人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来看看弟弟,“如果条件允许,还想把弟弟接回家,让他魂归故里”。

政府帮助 烈士亲属从泸州到新疆“寻亲”

今年5月,泸州媒体报道《10名泸州籍烈士长眠新疆30余载,两地媒体联动寻亲助烈士回家》后,引起古蔺县民政局的高度重视。在公布的名单中,就涉及到两名古蔺籍烈士张仁强和闫国光。

看到相关新闻,古蔺县民政局社会组织综合党委副书记李政立即翻阅相关资料,最终在《古蔺英烈》中发现确有记载。

40多年前,烈士们为祖国的建设流血牺牲,但是,牺牲后却不能回家,墓前也无人祭拜,这让他倍感痛心。随后便与烈士家属取得联系,并入户慰问,倾听家属的诉求。

对烈士亲属希望能去新疆进行祭拜的诉求,泸州、和静两地的民政部门都作出明确回复:在祭扫方面会根据规定,为符合条件的烈士亲属开具介绍信,并协助烈属与安葬地的民政部门联系接洽,允许3人以内的烈士直系亲属祭扫。烈属持烈属证和当地民政部门的介绍信,可以按照政策报销祭扫期间的路费。

根据工作安排,古蔺县民政局决定在“八一”节后带领烈士家属远赴新疆祭拜亲人。通知家属准备就绪后,“千里赴疆祭拜英灵”行动终于在8月4日成行,熟悉相关政策流程的李政作为这次行动的发起人,义不容辞地承担起了领队的角色。

“烈士的亲属以上了年纪的老人居多,他们没怎么出过远门,路上要多次辗转,得有个人带路,何况到了新疆和静县,还要找当地民政部门接洽。”李政说,“烈属们去祭扫烈士墓,了却40多年来的心愿,他们很感动,我们也由衷地感到高兴。”

这一路上,李政既当向导,也是保姆。除了带路,还要一路照顾烈属们的饮食起居。“年纪大的人出门,还要注意不能让他们磕着碰着,得一路小心翼翼,就像照顾自己的父母一样。”

42年前 两位烈士为祖国建设牺牲

回忆起42年前送别亲人远赴新疆服役的场景,闫国辉和张仁学都还记忆犹新。

那年,刚满19岁的闫国光风华正茂。他报名参军后,顺利通过体检选拔,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

“弟弟入伍半年后寄过一封信回家。”闫国辉告诉记者,在信中,他说部队是在南疆地区修铁路,他成了一位工程兵,与他在一起的还有好几位老乡。

据退伍回家的战友程宗赤介绍,刚入伍那年,他和闫国光所在的部队在南疆参与奎先隧道建设,那是一个海拨3600米的地方,环境非常恶劣,终年积雪,风沙太大,立不起帐篷,只能住地窝子,闫国光就和他住在一起。“闫国光当时是一名‘排头兵’,他们执行的任务危险性最高。在隧道内要走在最前,用十字镐、铁锹配合风枪先挖出一段隧道,接着再搭设支护棚架,立支架前随时都有塌方的危险。”

但是,闫国辉还清楚地记得,弟弟寄回来的信中写的却是“部队里吃住都好,还按时作息,你们就放心吧,我一切都好……”

入伍以后,家里的亲人们没有盼到当兵的儿郎衣锦还乡。1976年,闫国光在参与铁路隧道建设过程中,遭遇隧道坍塌事故,没来得及撤离的他献出了年轻的生命,那年他才20岁。

张仁强老家在古蔺县鱼化乡三合村,家里当年是三兄弟。弟弟张仁学回忆当年的情景“,二哥张仁强很聪明,读书很厉害。他一直是父母的骄傲”。在童年的记忆中,年长8岁的哥哥一直是父母要求自己学习的榜样,外出求学时也总能取得优异的成绩。“

与二哥分别,是10岁那年,他踏上了远赴新疆当兵的征程。当时我还年幼,现在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但是,这一分开,竟成了永别。”回忆当年的情景,张仁学有些伤感。远赴新疆当兵的张仁强,心中仍然放不下对家的牵挂,时常会向家里写信,传递思念。噩耗传来是1976年的冬天,张仁学只记得一家人哭作了一团。“我当时12岁,什么都不懂,家里突然来了好多人。”后来才知道,是村上和乡上的领导到家中慰问,因为二哥在建设南疆铁路中牺牲了,他们把二哥的遗物带回了家里。

“有一双鞋子、几件衣服和一些生活用品,简朴得很。”张仁强的兄长张仁林如今已经70多岁了,但弟弟留存下来的遗物他仍然还记得。让他遗憾的是,弟弟留下的这些遗物随着家中老宅的重建,已经不见了踪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